公安部督办安徽阜阳涉黑大案终审宣判 主犯获刑20年

2018年10月19日 来源:中安在线 项目挣钱新闻网

阜阳市阜南县吕氏三兄弟长期经营赌场,通过赌场抽头、放高利贷等方式,非法获利超过3000万元。近日,这个欺压控制着71名涉赌人员,势力达到阜南县15个乡镇的黑社会组织成员尽数落网。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吕剑、吕咏、吕剑虹等30人最终宣判。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开设赌场、寻衅滋事、聚众斗殴、非法拘禁、容留他人吸毒等多项罪名,涉案吕氏三兄弟分别获刑20年、18年和18年。

一封举报信揭开黑社会组织面纱

2015年,安徽警方开展“除黑恶、扫黄赌”的飓风行动,在这场行动中,阜南县居民向当地公安机关举报,一名叫吕剑的男子在当地组织、开设的赌场活动猖獗。接到举报后,公安机关发现举报人也是涉赌人员,起初将该案当做个案来对待,但在案件侦办过程中,办案人员发现吕剑和多起案件有关。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盘踞在阜南县多年的黑社会组织浮出水面,在吕剑的背后,是吕氏三兄弟建立起的一个庞大的“赌博王国”。

这个“赌博王国”是以吕氏兄弟为核心,阜南县众多赌场老板加入,并涉及众多涉赌人员。起初吕氏兄弟在阜南县开设的赌场并不算大,但是从2011年开始,他们通过软硬兼施多种手段,陆续兼并了阜南县的多家赌场。

胡某某原先是阜南县一家赌场的老板,其赌场规模超过吕氏兄弟的赌场。2011年7月13日凌晨,吕咏认为胡某某长期开设赌场影响其赌场客源,将胡某某邀至该县某茶楼附近,持刀将胡某某的头部、左手指处砍伤,造成轻伤二级。后经调解,吕咏赔偿胡某某医药费后获得谅解。从那之后,胡某某调转船头,开始为吕家兄弟赌场的“监工”。

2006年,在阜南县赵集镇支庙村,吕剑纠集的人手臂缠绕白毛巾或佩戴白手套,另一波同伙现场持刀、持棍与开设赌场人员谢某某决斗。后因民警出警,殴斗未果。可从那之后,谢某某被吕剑等人高薪许诺,成为“马仔”。

阜南县28个乡镇中有15个乡镇都有吕剑等人开设的赌场。据悉,赌场为逃避检查,基本都开在乡镇上车辆无法直接抵达的偏远破屋或者直接在树林里搭棚子。“有70多名涉赌人员曾受到吕剑等人的欺压残害。”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这些受害人基本都是涉赌人群。

暴力手段控制赌徒影响恶劣

据警方介绍,吕氏兄弟使用多种手段控制赌徒。2015年对吕剑涉黑团伙收网时,该犯罪团伙已有犯罪组织成员29人,控制着71名涉赌人员。所用手段有暴力恐吓、容留他人吸毒、还有放高利贷等。

阜南县50岁的男子王某是个拆迁户,家庭经济状况不错。2011年,王某被吕剑等人盯上,经不住人劝的他到吕氏的赌场里“玩几把”,从此染上赌瘾。王某在赌场里十赌九输,输了就当场借高利贷继续参赌。“赌场的高利贷1万元的利息是500元/天。”警方介绍,短短数月,王某欠下了几十万元赌债,此后王某多次被吕咏带人追债恐吓,精神状况变得十分不稳定,后来王某在经历一件家庭琐事后跳楼自杀了。“导致他最终轻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除此之外,吕氏兄弟对参赌人员也有极强的控制。阜南县一名40多岁的女子孙某平时喜欢“来牌”,曾多次在吕氏的赌场里赌博。有一次她带着几名涉赌人员到外地赌博,刚到赌场就接到了吕剑的电话。“吕剑对参赌人员的控制很强,每次开赌场,都会观察常来赌博的人员有没有到场,并询问没来的原因。”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在电话里,吕剑责怪孙某带走了客源,让其把人带回吕氏的赌场,孙某依言照办,令她没想到的是,当她回到吕氏的赌场后,竟当众遭到吕咏的一顿鞭打。“他们通过类似手段来威胁其他参赌人员,让他们不敢到别人开设的赌场赌博。”除了暴力手段,吕咏还通过容留他人吸毒的方式将参赌人员吸附在他们的组织周围。

专人“望风”并买通辅警通风报信

吕氏兄弟开设赌场十分小心,一般都将赌场安置在车辆无法直接开到的偏僻村落、丛林破屋中,并指派专人“望风”,还在公安机关内部买通了两个辅警通风报信,“只要每次公安机关有治赌行动,两名辅警就会打电话给吕剑指派的中间人,中间人获得信息后再打电话给吕剑。”阜南县法制大队办案民警称,吕剑这么做,就是避免与辅警直接通电话,一旦东窗事发,警方难以掌握证据。

“赌场里有句行话叫‘抽水箱’,也就是赌场老板的抽成。”办案民警说,一晚上赌下来,吕剑等人的“抽水”最高可达数十万元。“在赌场里,除了有人专门放高利贷,他还雇人将真假烟掺着卖,还帮涉赌人员提供‘工作餐’。”

非法巨额牟利后,吕剑过着奢靡的生活。据悉,他的鞋通常没有四千元以下的,有一件衣服甚至高达20余万元。除了在当地涉赌,他还去澳门、越南参赌,一晚上挥霍数十万元。“后期依法查抄吕家时,警方从吕剑的家中找到了一本如何精通赌博的书籍,据他说这本书就是从澳门带回来的。”

“吕氏三兄弟”涉黑案终审宣判

经过警方缜密细致的调查取证,2015年11月,46岁的吕剑因开设赌场罪被阜南县警方刑拘,2016年2月,吕咏也因开设赌场罪被阜南警方刑拘。同年4月,吕剑虹因故意伤害罪被阜南警方刑拘。同年,这个以吕氏三兄弟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数十名成员悉数落网。涉案金额超过3000万元。

经两级法院审理查明,上诉人吕剑伙同他人组织、领导人数众多、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的犯罪组织,通过开设赌场等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吕剑等人为首的犯罪组织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应当认定为黑社会组织。”阜阳中院的审判法官告诉记者。

今年9月28日,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吕剑、吕咏、吕剑虹等30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开设赌场、寻衅滋事、聚众斗殴、非法拘禁、容留他人吸毒等多项罪名的重大涉黑案件作出终审宣判。

上诉人吕剑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犯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等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一百万元、罚金三百零一万元;

上诉人吕咏犯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等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八十万元、罚金二百万零五千元;

上诉人吕剑虹犯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等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六十万元、罚金二百万元。

其余27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至十二年六个月,并处数额不等的罚金。(记者 张毅璞)

【责任编辑:史洪芳】

相关链接